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乐橙app下载注册 > 牙签系列牙签系列
长江天价捞尸人:要价36万一天打捞13人被尸臭味纠缠半生
发布时间: 2022-06-01 09:44:31 来源:乐橙app网页版 作者:乐橙app下载注册
详细信息:

  2009年10月24日,三名大学生在长江见义勇为,营救落水儿童,长江水势凶猛,几名学生不幸遇难,尸体被冲到了下游。几个同学和老师心急如焚,寻求老师人的帮助,但是他们却说出了这样的话,不禁让人感到心寒。

  这桩新闻被曝光后,长江捞尸人受到了民众的谴责,说他们趁火打劫,没有人性,就连村里的百姓也对他们指指点点,小声说:“这些捞尸人不仅身上臭,连心里也是恶臭的”,七十岁的捞尸人王守海老泪纵横,他不明白自己每天辛苦工作,究竟做错了什么?

  长江是中国的母亲河,养育了千千万万的中国人,但是也是意外死亡、自杀死亡人数最多的河流,每年都有200到300具浮尸体,这些死难者的亲属都会想方设法将尸体从长江中打捞上来。

  一开始的时候,长江附近并没有职业的捞尸人,都是找的当地渔民,渔民常年在江上打渔,对长江比较熟悉,打捞尸体对他们来说不算难事。

  王守海的父亲就是附近的渔民,他小的时候经常跟随父亲打渔,帮别人打捞尸体,那个时候,捞尸只是象征性地给一包烟或者是几条鱼,并没有明码标价。

  到了21世纪以后,已经很少有渔民从事这份工作了。在外界看来,捞尸人是跟死人打交道的,身上不仅有尸臭,还非常晦气,村里的嫁娶等喜事,根本不会邀请捞尸人参与,捞尸人被认为是忌讳的存在。

  即使如此,王守海还是加入了捞尸的队伍,因为他家里穷,又没上过几天学,从小跟着父亲捕鱼,对捞尸工作比较熟悉,他觉得为了赚钱,吃点苦并不算什么。

  不过现在的捞尸人已经和以往不一样了,一个名叫刘波的人在当地成立了一个垄断的打捞公司,他对公司进行了疯狂的营销宣传,一旦有人需要打捞,便会联系上他们,如果捞尸人还像以前那样单干。那么,他们根本挣不到钱。

  只要有人溺水,打捞公司便会通知捞尸人,王守海他们便会立即带着工具乘船前往现场。

  到了现场后,王守海需要找到尸体的位置,水中的尸体大都漂浮在水面上,找到之后就可以用钩子钩住衣服,然后拖到岸边,而不是把尸体抬上船。

  因为在捞尸行业中,有一个规矩,尸体不能搬到船上,除了觉得晦气之外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有些尸体会非常臭。人在去世3小时之后,肠道内的腐败菌就会开始繁殖生长,产生一些难闻的味道,从口、鼻、肛门中溢出来。

  尸臭的味道比我们在生活中闻到的臭味还要臭几十倍,而且还会一直停留在人的身上,无论怎么洗澡、换衣服都无法去除掉这种味道。如果天气炎热,那这种味道将会更加难闻,王守海第一次捞尸的时候,正好是夏天,他在闻到尸臭的那一刻,将刚吃完的早饭吐了出来。

  不过,对于现在的王守海来说,他已经不觉得尸臭难以忍受了。他更加在意如何将尸体完整地捞到岸上来,冬天的衣服厚重,用钩子来钩也比较方便,但如果是夏天,衣服比较轻薄,或者衣服被水浪冲走,那么捞尸人在工作的时候,就要小心,不能把身体给损害。

  如果尸体被江水冲走,在江面上看不到了,那想要再次找到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,需要在多个方向进行尝试。长江水流变幻莫测,谁也无法确定尸体会冲到哪里,晚上打捞是常有的事情。

  一旦打捞时间超过3天,那么尸体将会发生可怕的变化,这种变化被称为巨人观。

  尸体在水里泡得久了,就会出现膨胀的现象,会比尸体原来的样子大上好多倍,而且表面的皮肤还会变成绿色,外貌也会变得非常不一样,眼球突出、嘴唇外翻、舌头也伸出来。

  王守海看到之后做了好几天的噩梦,几天都吃不下去饭,只是一包一包地抽烟。为了不吓到其他人,王守海都是把尸体的背面朝上,从来都不会轻易地翻转过来。

  一些家属为了确定尸体的身份,要求王守海将尸体翻过来的时候,王守海也会提醒他们:“你们还是别看了,容易吓到,还是看看身上的衣服和遗物进行确认比较好。”

  有些泡得久的尸体会被水里的鱼虾蚕食,再加上河水的冲击、拍打,打捞上来的时候都是残缺不全的,看起来就更加吓人,但是既然承诺了家属,无论多么困难的情况,捞尸人都会完成自己的工作。

  60多岁的捞尸人崔杰,曾经在臭气熏天的化粪池中打捞尸体,打捞上来后,崔杰立刻洗了一个澡,使劲搓洗自己,但他的皮肤还是受到了感染,又痛又痒,非常难以忍受。

  为了让自己的工作有一个保障,崔杰想到保险公司给自己买一份保险,但保险公司却不愿意给他提供服务,因为捞尸这个行业实在是太过于危险,风险太高。

  2009年10月24日,长江大学的学生在长江宝塔湾江段烧烤的时候,发现了两名溺水儿童,几名学生马上跳下去救人,两名儿童被成功救了上来,但是有三名学生却再也没有到岸上。

  长江河水汹涌,三名学生的遗体早已不知道冲到哪里去了,几个老师同学在岸上心急如焚,正好打捞公司的刘波得到了消息,知道这里有人溺水,便带着王守海立即乘船来到了这里,主动询问他们需不需要打捞。

  然而,刘波却冷冰冰地说:“捞尸可以,但是要收费,白天捞人一万二,晚上捞人1万八。现在是晚上,你们一共是三个人,收你们三万六,先交钱,后捞人。”

  老师和同学们听到这个天价后大吃一惊,但为了营救遇难的学生,他们也不得不开始凑钱。因为只是来烧烤,大家身上带的钱并不多,几个人把身上所有的钱拿出来之后,也只有三千七百块钱。

  学校老师便跟刘波商量,把这些钱当做定金,之后再给他们钱。刘波看他们是老师,不会说话不算话,便同意了,将所有的事情交给王守海等打捞人员,并告诉他们:“如果钱没有及时送过来,你们打捞一个就可以了。”

  刘波之后,打捞队开始工作,很快,他们就在下游发现了一名学生的尸体,王守海熟练地用钩子钩住了学生的衣服,将他拖到了岸边,快到岸边的时候,王守海对身边的人挥手,让划船的人赶紧到岸边靠拢。

  但是,这样的手势却被人拍了下来,被解释为“不给钱不靠岸”。几个大学生为了救人牺牲,而捞尸人还坐地起价,赚“死人钱”,照片和新闻在网上不断发酵,民众对捞尸人的愤怒达到了极点。

  特别是照片里挥手的王守海,已经有一些冲动的民众到王守海的家里骂他,王守海非常委屈,他只是老老实实的捞尸,每次打捞尸体只能赚到500块钱左右,所有的钱都是刘波跟家属谈的,他根本赚不到那么多的钱。

  从事捞尸行业的周德成对这一点非常清楚,一年之中只有夏天的时候,落水的人多,每天他都要打捞13人左右,但就算是每天都这么辛苦,一整个夏季下来,他个人也就能够分到三四万元。

  因为捞尸人的工作不容易,所以挟尸要价的事情也经常发生,2015年,金沙江边的几个渔民发现了一具尸体,打捞上来之后,用绳子拴在了江边,等待人来认领。

  过了三天之后,死者的家人前来认领,当时尸体已经变形,死者家属痛哭流涕,想赶紧带回家安葬,但是打捞的渔民却提出需要打捞费用,给参与打捞的渔民每人2千块钱,本来这个数目也不算多,但是参与打捞的一共有六个人,加起来就是1万8千元。

  死者的父母觉得这个价格太高,只好让孩子的遗体继续留在江中,继续和渔民讨价还价,吵得不可开交,最后还是经过当地警方的协调后,双方才达成了共识,家属支付渔民5000元的报酬,这才将遗体送到了殡仪馆。

  此时距离死者去世已经过去六天了,在过去的六天中,死者一直泡在冰冷的河水中。

  因为捞尸行业是在道德与法律边缘的职业,没有部门专门对他们的收费标准进行详细的规定,所以才会出现“天价捞尸”这样的事情

  不过像刘波这样的人还是受到了惩罚,当地警方以敲诈勒索的罪名将他逮捕,并拘留了15天。

  尽管如此,捞尸人这个行业还是受到了影响,发生了这些事情后,他们的口碑一落千丈,捞尸人已经和赚黑心钱挂钩,许多人已经改行做了其他的职业。

  不过捞尸人陈松还坚持在这个岗位上,本来打捞队中有三个人,现在正剩下他自己了,陈松并不觉得孤单,他认为捞尸是积善积德的好事,会一直在这个岗位上做下去。

  杨松的打捞船在长江下游的唐家沱水域,遇害者掉进长江之后,大多都会漂到这里,曾经杨松所在的捞尸队一天就捞出了200具尸体。如果这些尸体没有捞出来,泡得久了就会变得又臭又烂,遇到垃圾阻塞的水域,尸体还可能会堆积起来,漂到岸边被野狗分食,那样残忍的场面让人不忍心直视。

  目前,陈松的打捞队已经归属于当地的民政局,如果打捞上来一具尸体,民政局就会给出500元,而尸体被家属认领的话,陈松还能得到一些辛苦费。

  但是,陈松并不在意这些,他只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。陈松每天乘着船观察江面上的情况,就算是江面上并没有尸体,陈松也要看一下,因为他害怕会有人意外落水,或者是自杀。

  随着陈松的年纪越来越大,也不知道自己能够坚持多久,当记者采访他的时候,陈松表示:“我只要还活着,就会一直做下去。”

  捞尸人是一份危险,技术含量又高的工作,不仅要水性好,还要胆子大,同时这也是一项受到歧视的工作,他们身上带着的臭味,以及他们打捞尸体还要钱的行为,都让人对他们产生误会。

  好在,这个行业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,而2007年成立的蓝天救援队也在不断发展壮大,目前已经遍布全国各地,他们为遇害者提供免费的救援服务,让那些死者能够入土为安。


上一篇:吴亦凡因尺寸太小被讽刺似牙签?究竟多大才算大?多久才正常? 下一篇:吴签表情包大全 吴亦凡牙签表情包汇总 吴亦凡牙签恶搞gif
乐橙app下载官网-网页版_下载注册